繁体版 | 手机版
您的位置:  网站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新农村建设 > 正文
点击打开详细目录信息

“今年过麦俺要回家!”

2009-06-17 00:00 王连同 李学贵 次阅读
俗话说,“争秋夺麦”,麦收期间,出门在外的人谁不想回家看看?说来也怪,就有这样一位不想回家的人,此人就是郑家镇邴家村七旬老汉刘保柱。
     刘保柱膝下有一对儿女,都在省城济南上班,刘保柱和老伴把责任田让村上其他人种了,平日里老两口隔三差五去儿女家住上一段时间,但每到争秋夺麦,他们总爱回家乡看看。去年麦口,刘老汉和老伴照例回到了老家。那天上午,正逢郑家大集,刘老汉骑着自己的轻便自行车兴冲冲地去赶集。虽说邴家距郑家只有短短三里路,可由于沿途柏油路上铺满了麦秸,特别难走,等他赶到集市上,早已累出了一身大汗。待刘老汉赶完集往家赶时天已晌午,公路上的麦秸经烈日暴晒变得柔软发滑,刘老汉骑车一个不小心,“扑通”一屁股结结实实摔在了路面上。老刘一气之下,第二天就捂着隐隐作痛的屁股和老伴回到了济南。从那以后,刘老汉暗暗发下誓言:以后麦收期间坚决不回老家了。
     转眼间今年的麦收时节又到来了。这天傍晚,刘老汉正和老伴在济南泉城广场溜达,忽然上衣兜里的手机响了,他接通手机问道:“喂,你是哪位呀?”,“我是你保银哥呀!”“哎呀,是大哥你呀,有啥事啊?”听到院中大哥的话语,刘保柱连忙问道。“其实也没啥要紧事,咱们全庄今年麦子获得了大丰收,兄弟你咋不回趟家看看啊?”“嗨,别提了”,一提到麦收回家,刘老汉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“要因为这事我就不回去了,去年公路上晒麦秸,我摔了个大屁股,如今还疼着呢。”刘老汉夸大其词地说道。“兄弟,你提的那事早属于老皇历了,如今咱这里可大变样了”,电话那边传来刘保银的大嗓门,“为保安全过麦,今年咱们镇上老早就动了宣传车,挨家挨户发放了明白纸,告诉大伙过麦再不能在公路上晒粮堆麦秸了。为把这事做好,村干部在村里贴出了特别告示,规定凡在公路上晒粮堆麦秸的人家,十星级文明户的一律摘牌,十星级以下的当年取消先进资格,对个别不听的实行大门上挂黑旗。常言说得好,人要脸树要皮,丢人现眼的事谁也不愿干,这不,过麦前咱全庄人都忙活开了,不少人在自家田地边搞起了小场院,专门晒麦子、堆麦秸用,别看过麦可庄里庄外柏油道上跟平时一样宽阔;不光咱庄,其它村庄也全是这样,到时你回来,恐怕屁股想摔都没处摔呢!”
     刘保银的几句俏皮话把刘保柱逗乐了,保柱接着问道:“你说的这话都是真的?”“不真还有假?大哥啥时糊弄过你呀,这里我还想告诉你,如今咱们机关干部可真是变化大哩。为让咱们过麦不瞎一粒麦子,机关大院成立了帮扶队,帮助咱大热天里过麦。就说人家管区干部小强吧,小伙子干起活来一点也不偷懒,昨儿帮我用镰刀割了4分多树林里的麦子,手上磨了两个大血泡,大晌午天让吃饭也留不下。我说兄弟呀,你快回家来一趟吧,老哥我这里有一箩筐新事呢,保你听个够!”
“好,好”,手机这边的刘保柱高兴地说:“我明儿就赶回家,见面咱老哥俩好好聊上一宿!”本报记者 王连同 通讯员 李学贵

主办:东昌府区人民政府    承办:东昌府区信息化办公室  

鲁ICP备05003560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:3715020000119